重见何年
一首诗是一个灵魂破碎时的呐喊。
 

《根据关键词写诗》

火车上无聊,于是发朋友圈玩的游戏。。私聊关键词写一首诗。

关键词:线条

线条的颜色是一颗牛皮糖
记忆中切割时间的螺母
在漫长落日的尽头
点燃不止一处寒意

关键词:朋友

在秋天的夜晚我们围住一团火焰唱歌
梦想的马蹄踏碎了满天星河
有人欢呼
有人相拥
有人在祈祷美丽的错误

时间是一艘不眠的船
载着月色、朋友和酒
在大雨未至的晚上
我们就是风浪

关键词:东来

你从东来
带着黎明的湿气
和我长久的凝望

一场适可而止的雨从东来
带来一个你
在我心的沙漠里
掀起风浪

关键词:哈哈哈

我打了个哈欠
慧慧也打了个哈欠
哈欠是会传染的

我看了个笑话
笑得哈哈哈
慧慧看不懂笑话
看我在笑
它也哈哈哈

慧慧是一只猫
证明了哈哈哈也会传...

《异乡人》

我的影子浑身是泥站在大桥上与我对视
一千公里的飞行换不来一句白色的诗
码头上人来人往没有谁的故事不动听
灰色的是过往金色的是黎明
你存在一种高于艺术的虚无里
明天死于断了的赞美而生活是凶手

《九月》

月亮在云上走
脚下踩了一连串的沉默
打断了胫骨、锁骨的光辉
写不出诗来的何年
如同浸泡在酒中的甘蔗皮
沉醉在月光下 苟延残喘
节节败退

我不看戏已太久
上一次在人间
爱情与荆棘的花园还在上演
演员唱得很卖力
在安可声中什么都没有保质期
你看着我 不知道什么是悲剧
不知道今夕是何年

《我不想写论文》

边城诗社:

文/重见何年


我坐在最高的椅子上


在最深的黑夜里


披着最诚实的毯子


写着满是谎言的论文



2018年


我二十二岁


发现了一天中的凌晨四点最冷


发现在所有的谎言中


论文最不具伤害力


发现了论文的生长速度


与喝掉的咖啡、吃掉的外卖


和脱落的头发数量成正比的定律



我就是毕不了业


再读一年


从这到答辩那天


也不会再熬一次夜



如果我投了降


不是因为真香



《人间不值得》


人间不接受白痴
不接受自私,敏感和脆弱
不接受没有灵魂的肉体
和没有肉体的灵魂
不接受年轻的沉着
和苍老的相爱

她这样在人间徘徊
在年轻时相爱、生长

人间不接受没有户口
不接受一无所长的人
在人群中表演节目
一个没有喝过孟婆汤的人
就没有乘船的资格

人间没有什么值得赞扬
即使是经验丰富的水手
也不会唱一首歌颂人间的哀歌
人间没有一个温柔的洞穴
可以交付半生流浪的执着

于是她回到了山上
因为人间不值得

边城诗社:

这是边城诗社的第一次发声,录得有点粗糙,大家晚安~

原文👉睡吧

文/ @不是人 

朗读/ @何年 

投稿联系 @何年 

《我这种人》

边城诗社:

文/重见何年


我这种人,

没有爱情我会死的。

我这种人。吃饭、喝水,睡觉

都在谈恋爱

你说的每一句话,在我听来

都像表白

你要是不说话,

我就更爱你。

假装是你

已和我谈了八百遍恋爱


《断掌》

我知道命运
是一根虚伪的钩子
有人把它叫做断掌

《礼物》

边城诗社:

文/重见何年


你是前世藏在人间的礼物
把爱剖开
送给今生一个
完整的孤独

隐山:

 @何年 


独立的窗只看春/喜欢交流的窗/我不止看见你三处笑颜

隐山:

 
@何年 人间的窗都很小,你从窗中看到世界很大。

隐山:

 @何年 你是谁/是谁骨骼里的一皮花/她说梅花在诞生

隐山:

 @何年 


我梦见你/你在街上卖花/你一路不归与岁月共醉



如果在你心里
爱情排第一
那我排第二

《洞穴》

边城诗社:

文/重见何年

我认识的人还没有我认识的树多

我对人的理解,还没有我

对春天的理解深刻

我熟悉的人群

比一朵叫不上名字的

花更陌生

我眼中的人性

比春天的阳光更

热烈,刺目

使我背过身去——

世界是一个美丽的洞穴


即便一生营营于俗世
有那么一刻得以见到“真相”
那就够了

《假装》

边城诗社:

文/重见何年


我走在山上


假装会飞翔


我遥望着故乡


假装在流浪


我拥抱着沉默


假装有思想


我离开你的时候


假装自有主张



《圣杯七》

边城诗社:

文/重见何年


许多杯子摆在我面前
我却不敢去捧起
会有陷阱吗
会有恶魔吗
会有毒药吗


即使是在阴影中沉睡的雕像
也会突然睁开眼睛
把我拉向地狱吗
闪耀着光芒的珍宝
是美丽的幻象吗
那白色幕布下张开双臂的人
是痛苦还是怜悯
是神还是我自己


朝我发出咝声的蛇
在说着怎样的咒语
张牙舞爪的龙想要把我
驱逐到黑暗与恐惧之地
城堡和桂冠好像在等着
一个遥远的主人
或是囚犯


乌云正一点点吞噬阳光
在我变成一片阴影之前

《填空》

边城诗社:

文/重见何年


我想要的不过是______


我得到的全都是______


_______年时光匆匆


_____总把____送走


而____独留

借我一艘泡沫船

借我一双离别的浆

借我会唱歌的水手

和白色孤岛的帆

《我该如何走在阳光下》

边城诗社:

文/重见何年

图/ @老相册 

好像对这个世界爱得还不够彻底
疯狂地洒下阳光
热血,疯狂地呼吸每一寸空气
我该如何走近你
被太阳照耀着的灵魂
生来就有着神圣的使命——
去爱这世界
爱每一株被鲜血浸透的杨柳
和随风飘舞的九朵云
爱地狱里的灵魂
也爱被遗忘的语言
阳光下的每一副躯体
都有着动人的危机
和愤怒
暂别我的高塔和恐惧
走上大街
去阳光下
去爱你

(照进现实的十二月日光  1934年,伦敦)

想你就写信
(字丑)

今天这风。。。。
我不是背着一台笔记本出门估计就被吹跑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

在山雨来临之前
风也不知道自己在第几层楼

风没有数的概念
不知人间是何年
不知春夏与秋冬
风也不知道自己是风

可大雨还是不可避免地来了
诗人困在自己的楼
雨水使人失明
除了超度落霞和月色
还要把悲伤
归咎于风

在新的世界,要学会隐匿自己。

其实有时候回过头去看自己以前写的诗
会尴尬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但是舍不得删
那时候多可爱啊
就算挤眉弄眼卖弄风骚
也是认认真真的
在诗歌方面我没什么天赋
所以一路走来的足迹才尤其有意义

《她不知道有多喜欢他》

边城诗社:

文/重见何年


她不知道有多喜欢他


我也不知道有多喜欢你


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你不知道我


我也不知道我


所以你是你


所以我是我

《怀抱月亮的男人》

边城诗社:

文/重见何年

一丝不挂的男人怀抱一颗月亮

月亮比他更明亮


月亮是他的孩子

他比月亮更像一个孩子


月亮获得了永生

他获得了长眠

《十二·倒吊人》

边城诗社:

文/重见何年

飓风随我入山岗

吊人头顶生莲花

停止了挣扎

尘埃落下

落下就是升华

世界颠倒

颠倒就是我眼中的

南无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

《时间的舟楫》

边城诗社:

文/重见何年

你并非看不见我

一片叶子下的鱼汛

也曾声势浩大

你并非坐于一口枯井

雨水丰盈的时候可以看见

盛满月光的树枝

一次抬头是一个轮回


走的时候别忘记留下涟漪

明日会渡过月色向你驶去 

我要读很多很多的书。如果没有,那么就画很多很多的画,如果两件都没有,做梦也是好的。

一棵秋天的树

希望有一天可以毫不犹豫地大声对世界说
我很快乐

《催眠》

看我

你的眼睛 不得不看我

想象时间的荒原 故乡的沙漠

睁开眼我是壮丽的白云

闭上眼我是无边的干渴


看我

这两行字符的颜色

和你的眼睛 是一样的

你开始感到疲惫 睡意袭来

然而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做

为何不就此放下

只要看着我 连梦也是真实的


看我

你感到越来越放松

感到无事可做

你确信这一刻是美好的

只是

醒来觉得甚是孤独


看我

你为何要看我

你的眼神闪烁 手足无措

转过身走进时间的洪流里


而我还在这里

把你的怀疑、思考和惊惧

一一写进

文字的代码里


年轮

《无双》

本来打算把背景也涂一下
然而食指已废

梦到先生了🙊 和照片上一样帅🙈
看到他坐在长椅上
虽然很惊讶,但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先生说有人侵犯他版权还是什么(不太记得了) 于是搀扶着他走过层层台阶去找一个人
(好幸福)🙈
喜欢一个人,在梦里也能起死回生❤

喜欢写诗,偶尔画画,捯饬电台,业余占卜塔罗牌
嘘——
其实我的梦想是当一个演员

加拉的晚宴早已凉了宾客散场
达利的礼物还未寄出爱人迟暮

独行的人在胸口别了一支花
意思是别倚靠我,请拥抱我
骄傲抬头的时刻
骄傲正纷纷落下

飞机————————

下午两点五十五分
刺穿天空的一次飞行
从天而降还是拔地而起
引喻失义,上帝的羽毛
为何要落在
我的面前

看一次哭一次

芮小丹说: “基督教相信,太高的道德平台需要太高的教育、太深的觉悟和太复杂的炼
造过程,是一道靠人性本能很难迈进的窄门。于是,基督教便有了神与人的约,有了神的关
于天国与火湖、永生与死亡的应许,让凡夫俗子因为恐惧死亡和向往天堂而守约。这是智与
善的魔术,非读懂的人不能理解。但《圣经》告诉世人了,要进窄门。 ”

今天是一张圣杯八
我好像应该放下
可是放下什么呢
凡我所执
皆无所执 ​​

《时时刻刻》妮可·基德曼扮演的伍尔芙太美了
“亲爱的,要直面人生,永远直面人生,了解她的真谛,热爱她的本质,然后放弃它。”

《安妮的腿》

边城诗社:

文/重见何年

安妮的眼镜腿坏了
拿给我看
我说
你的腿估计修不好了
明天拿去店里看看吧
安妮怒
我的腿很好,很粗,谢谢
我说眼镜腿
那更糟
安妮不理我了

《梵高》

边城诗社:

文/重见何年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竟然听见指甲不断生长的尖叫声
回荡在阿尔乡下刺目的黄昏
只好把耳朵割掉
那些来自地狱的音符
一个个,鲜红地滴落在瓷器上
能否借此高歌一曲,爱人呐
你苍白的脸庞
正如我最爱的浮世绘

《标点符号到底怎么用的啊》

边城诗社:

文/重见何年

最近看了很多

诗,有一个问题困扰

着我,那就是他妈的

标点符号到底怎么

用的啊。你能不能别半句话

都没说完就分行?就像

这样。这个句号,为什么会在

这里?你这样分行和

打标点,你的语文是体育

老师教的吗?你他妈

看着不难受

吗?

© 重见何年/Powered by LOFTER